弹棉花:弦断无人续

弹棉花行业已经变成弹花机为王的时代

作者:现代弹棉花 来源:眉山致富弹花机官网责任编辑:精细弹花机发布时间:2013-06-24 16:45:00

“弹棉花啊弹棉花,半斤棉弹出了八两八,旧棉花弹成了新棉花,弹好了棉花(那个)姑娘要出嫁...”——抗战电影《巧奔妙逃》插曲歌词

弹棉花,一个源至中国元代的传统行当。正在悄然变成弹花机为王的时代...

(以下内容载至:东莞时间网“弹棉花:弦断无人续”http://news.timedg.com/2013-05/08/content_13789712_2.htm)

以前,周边几个镇街有十几个人以弹棉花为生,如今只剩寥寥几人还守着老本行。弹棉花是一项耗时费力、枯燥乏味的工作,老周说,现在没人愿意学了。  

周师傅在店内整理棉料

周师傅在店内整理棉料 东莞时报记者 周天宝 摄
 

以前,周边几个镇街有十几个人以弹棉花为生,如今只剩寥寥几人还守着老本行。弹棉花是一项耗时费力、枯燥乏味的工作,老周说,现在没人愿意学了。

去年深夏,中国好声音火了。学员张玮以一首《high歌》high翻大江南北。一个段子随之也在微博流传开来。  一个杀猪老人怕手艺失传,就对不肯学习的儿子苦口婆心地唱道:毛这么烫,就跟着一起来,没有什么猪挡着未来。咦~你不宰,我不宰,谁还会宰。

5月5日,立夏,坐在石龙百花南路33号自家店门口,阳光打在侧脸上,今年60岁的浙江温州人老周听记者说起这个段子,嘿嘿一笑。

老周说,在石龙弹棉被20年,从事这个行业40余年,可对手艺后继无人的现状毫无办法,“儿子以前学过,但做这行不赚钱,他放弃了。”

当初只为混口饭

百花南路33号紧挨大名鼎鼎的石龙竹器街,尽管后者风光不再。

老周在石龙弹棉被20年,说起以前竹器街那些老邻居很是感慨。他还记得当年比邻相伴的日子,“他们来我这买棉被,我去他们那买竹筐。”

街坊老李骑着自行车到铺门口,他孙子要结婚了,来预订两床棉被。老李说,认识老周快20年了,在老周这里弹过的棉被很多,“老周两公婆手艺好,价格公道,弹的棉被蓬松柔软,人也实在,从来不卖假货,街坊们都信任他们”。

老周嘿嘿一笑,“别的不敢说,我的手艺绝对是顶呱呱,从来不做假,我这里老顾客很多的”,妻子老秦走过来,白了他一眼,“死老头子,又吹牛。”

弹棉被是季节活儿,下半年特别忙,上半年轻松点,冬季是弹棉花的高峰期,一般是11月到第二年2月。

采访的那天恰逢老周休息。两个小孙子在房间里外跑来跑去,不时惊起片片熟睡的棉絮,它们无声地飘荡着,伴着两个小孩子的欢声笑语,和老秦的吆喝声。

老周微笑看着眼前的场景,在这温婉的画面中,讲述自己与棉花结缘的这些年。

1960年代,老周正值青葱年华,可这美丽的年华在他的记忆中只有两个字:饥饿。

由于家中人多,虽然父亲和哥哥都有弹棉花的手艺,但为减轻家里压力,老周十几岁时就去棉花厂当学徒,“当时只是为了一口吃的。”老周说。

问及初学弹棉花时的场景,老周连连摆手,“不好学,不好学”,当时都是手工,“弹棉花是一项耗时费力、枯燥乏味的工作,同练武一样,讲究扎马步,身稳、腰稳、手稳,才能弹出好棉被。”

手工弹棉花—弓弹

手工弹棉花—弓弹
 

说是这么说,可做起来没那么简单。当年,师傅很严厉,老周没少挨打。“要想弹好棉花,当时要学30多道纯手工工序,学习撕、扯、捻等手法,最快也要三年才能出师。当时,我还小,家里也穷,就多学了几年。”

弹棉花这个工作忙起来时,一天都得站着,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。

老周还介绍,弹棉花的工具很重,长时间的工作,需要很强的臂力,弹棉花时还需戴口罩,耳朵也塞起来,以阻挡空气中的棉絮和灰尘。

可是,任何职业都有职业病,妻子老秦嫁给老周后,也学会了弹棉花,在漫长的弹棉花岁月中,老秦患上了咳嗽,“戴口罩也没用,棉絮还是会往鼻子和嘴里钻。”

20年仅涨15块

弹棉花工匠们拨动弹弓丝弦“嘭嘭”的声音,是很多年长者童年里不可或缺的旋律。

一根弦、一个木槌,弹出白云般的棉絮,也弹出老周一家的温暖。

1993年,当时听说东莞比较富裕,生意也好做,老周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来到石龙。20年过去了,两个儿子都已长大,大儿子已成家,做爸爸了。小儿子大学毕业工作两年了。

“最难的时候是供小儿子读大学的时候,不过还是熬过去了。”老周感慨道。

弹棉花不需猛敲猛打,却十分考验耐力与体力,弹一条5公斤重的手工棉被少则6小时,多则8小时。而这样的被子老周一天能弹两条,弹棉花时间超过12小时。

老秦说,冬天是弹棉花最多的时候。夫妻俩每天要从早上8点忙碌到下午6点左右,“这一天下来,忙得喘不过气来啊,午饭一般就凑合下,弹棉花期间水都不敢多喝。”老秦说道。

最忙时,他们夫妻俩从早上8点一直忙到晚上10点。

在老秦眼中,这个活儿很辛苦,在机器旁边一站就是一整天,腰酸背痛那是常有的事,“一天下来,即使是戴着口罩,也会经常咳嗽。”

那弹棉被收入怎么样呢?老秦摇摇头,收入不好。

1993年,棉花最低时十几元一斤,当时弹一床棉被30元。20年过去了,材料价格水涨船高,可工钱却涨得很慢,“现在弹一床棉被45元。”

改用机器已10年

以前,制作棉被要带着弹弓、木槌、压盘、纱线等工具。“那时,阳光透过窗户射进屋内,木槌击打在弹弓上,弓弦激烈地抖动,棉絮被一缕缕地撕扯开,向四下跳跃,仿佛雪花一样从空中飘落下来。”说起手工弹棉花的场景,老周的眼神里写满追忆。

老周说,手工弹棉花需经多道工序。首先,将脱籽后的棉花称好后倒在木板上,用细竹棍使劲敲打几分钟,等棉花团充分散开后,分两堆放在木板对角上,再用粗弓弦的弹弓充分弹开,使其均匀铺开在整块木板上。

第二步是将弹开的棉絮上下左右弹打,将每一根棉丝都充分振长;紧接着,换细弓弦在表层棉花上轻轻振弹,直到棉絮厚薄分布均匀;然后,用竹筛在表层棉絮上轻轻斜压。

最后是网线环节。先将整床被子简单拉上网状红棉线,再合力覆盖上一层网纱,用压盘轻轻来回旋转,直到棉花与网纱紧密连接在一起。

年纪渐老,以后弹棉花的手艺谁来继承?老周说,弹棉花是一门老手艺,当下城市里已不多见,只在城镇的角落里存在一些像他家这样的小店。

现在,老式手工弹棉花的工艺早已被机器取代,没多少年轻人想着去从事这个老行当,毕竟这是个辛苦的职业。

他以后年纪大了,当地可能就再也没人从事这项技艺了。

2003年,老周和妻子鸟枪换炮,用上弹棉花的机器(弹花机),一下子提高了劳动效率。

小型弹花机(吸尘弹花机)
 

最先机、大型弹棉花设备—6MTB101-III精细弹花机
 

用上弹花机后,夫妻俩淡季时每天能弹两床棉被,旺季时最高纪录一天弹了十八床棉被,平常一天也能弹五六床棉被。

用充满魔力的双手弹出最美丽的音符,抖落像雪花一样的雪白精灵,手工弹棉花的时代,用老周的话说,“以后再也没有啦。”

责任编辑:【精细弹花机】
眉山市东坡区杨弹匠梳棉机械制造厂 版权所有 座机:028-38161318 蜀ICP备13008959号 网站地图
本公司主营: 各类弹棉花机械设备,弹花机、精细弹花机、揉棉机、运棉机、被子一次成型机器、无网被弹花机、直绗机、电脑绗缝机等;购买我厂弹棉花设备可享弹棉花,开弹棉花店享专利技术保护,让您抢占弹棉花先机!
地址:四川成都天府新区眉山科工园区一路西段